亨利·卡蒂埃-布列松:摄影什么都不是,看才是一切

时间:2017-05-14 22:59:08 | 来源:暴风骤雨

资讯>观点>

亨利·卡蒂埃-布列松

与菲利普·博埃涅(Philippe Boegner)的谈话(1989年)

布列松:在开始我们的采访之前,我想回顾一下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我记得很清楚,那是1940年的春天,在做军队的随行记录的过程中。部队驻扎在梭蒙高地,也就是你们刚刚控制的那片区域。

菲利普·博埃涅(以下简称博埃涅):议会主席保罗·雷诺(Paul Reynaud)刚刚接待了美国大使。他对美国杂志上缺少法国军队的身影感到非常不满。他只看到德国的将领们,以及他们鲜红的袖饰,因此他立刻将我派往前线。

布列松:然后你希望我能够成功完成照片记录员的工作。

博埃涅:我非常震惊地发现,在战争期间只有八位摄影师在进行法国形象宣传的工作……从纳尔维克(Narvik)到贝鲁特(Beyrouth)。为了提供那个时期摄影走过的路程的概况,我想起了你第一次到我办公室来的那一天,因为在那张总司令部的点名册上,你的名字排在八十人中的第一位。在大多数人眼中,我被看作是一个疯子!的的确确。他们会将摄影师看成总是试图自我掩饰的人。而在他们当中,为了修正旧的评价,会产生许多伤害甚至是死亡。我立刻想到了《巴黎竞赛画报》、佩德拉奇尼、让·罗伊、雅克·德·波捷。在你们马格南图片社呢?

布列松:跳进战壕的卡帕、被机关枪打成筛子的希姆、乔治·罗杰,还有我,都是马格南的创始人。我的父亲,在1932年根本不为我是一名摄影师而自豪,他甚至都不愿意把这件事告诉他的朋友。

博埃涅: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摄影的呢?

布列松:你知道,我日复一日地生活着。对我来说,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那就是瞬间和永恒。永恒,就像是地平线一样,无限延伸。因此我很难谈论过去,因为我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了。所有我想说的东西都在我的照片里,我的照片就是我的记忆、我的私人日记。马格南的女孩子很清楚我什么时候换女朋友。她们只需要看看我的照片小样就足够了。

博埃涅:你还记得当你需要一台相机的时候吗……

布列松:照片对于我来说从来都不是问题,问题是眼光,是看事物的方式,是用眼睛去质疑的方式。我不会瞻前顾后,我很冲动,只有眼光对我来说很重要,而不是照片。现在,既然我已经开始画画了,我只是更换了工具,但眼光仍旧是最重要的。为了更好地去看,我们应该学会变得又聋又哑。

博埃涅:你受过什么培训?

布列松:正常的学习不会带来任何效果,我甚至没有通过我的中学毕业会考。但令我惊喜的是,当我在费内隆中学读一年级的时候,就读到了学监给我的兰波的书。那是一所由教会分管的世俗学校。学监对我说:“不要扰乱正常的学习就行。你可以在我的办公室里读。”就这样,在一年当中,从邓南遮到普鲁斯特,他们的书都被我读完了。

后来,当我在1940年坐监狱的时候,他们给了我一本军事手册,在那本手册里,写着“懦弱,过于懦弱,因此不能身居高位”。我也在1940年知道了他们是如何看待我的。

博埃涅:你刚才说重要的是看待别人的眼光……

布列松:还有看待自己的眼光。摄影,是一种生活态度。

博埃涅:你很年轻的时候就这样想了吗?

布列松:我也不知道,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的家人都从事过视觉方面的工作,我的父亲是个画家。他在一战中为《国家地理》工作,我有他的画作。我还有一位叔叔,他在1915年牺牲了,是一位出色的画家。他叫路易·卡蒂埃-布列松。他的名字被刻在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校的死难者纪念碑上。

对我来说,摄影也是绘画的一种,这是最棒的摄影,但是它还包含着一种对时间的永恒抗争:你看着事物消失,一切都是转瞬即逝的,当我拍摄一个女孩的时候,我不能说“再微笑一下”……因为它已经结束了。

摄影满足了我内心当中对于冒险的渴求,这是份真正的职业。在我去过的那些国家里,我就像一个小偷,在中国,在非洲,在美洲。事实上,我们处在小偷和杂技演员之间的位置……是的,我们偷窃的不仅是人,还从他们的所属之处、他们的外表,以及他们的文化中拿走一些东西。

博埃涅:但是你非常想去摄影。

布列松:我从未想要任何东西。我们不应该有所求,我也不想有所求,有所求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我受东方思想的影响很深。

我的父母是所谓的“左派天主教人士”,但是我,从未有过信仰。确切地说,当我在费内隆中学的时候,我在那儿读了一年,发现了一本叔本华的书。它带我走向罗曼·罗兰和印度教思想。我不是基督徒,佛教、禅、道教,才是真谛。虽然我并不想冒犯任何人,但是在我看来,上帝是人类的发明!我同样深受超现实主义的影响。我是个绝对自由主义者,彻头彻尾的绝对自由主义者,也就是说,我反对一切权力;不过,作一位知名摄影师,也是某种形式的权力。

       来源:暴风骤雨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