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用美术馆建设热潮来掩盖美术馆专业建设的不足!

时间:2017-01-01 21:50:47 |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

资讯>观点>

一,美术馆定义

在西方世界,对于美术馆的定义实际上对应的是艺术博物馆,美国博物馆协会将艺术博物馆定义为“长设的非营利机构,以教育和美学为基本目的,拥有专业员工,获得或拥有艺术品,保养并基本定期地向公众展示艺术品”。由此可以看出,艺术博物馆的基本功能有三个方面:获得、维护及展示艺术品,基本目标是教育及美学。简言之,美术展览、收藏与研究、公共教育则构成了美术馆的三种职能。

二,美术馆叙事

衡量一个国家或城市的文明与否,文明程度如何,当你走进博物馆就可以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当你走进美术馆,则可以观看到这个国家或城市在今天的文化状貌。很显然,博物馆和美术馆已然成为一个国家和城市的文化名片。巴黎如果没有卢浮宫、蓬皮杜艺术中心、奥赛美术馆,那还是巴黎吗?而“美国的艺术博物馆是国家的又一个象征,体现着一个大国的财富和国家对文化维护的信念,代表着美国民z的胜利,因为它坚持门户开放,积聚珍宝为的是所有人民的利益。它映射出美国人关于信仰和目标的想象。”由此可以看出,美术馆已然成为一种国家形象。那么作为国家形象的美术馆在我国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发展状貌呢?

三,美术馆问题

(一)不能用美术馆建设热潮来掩盖美术馆专业建设的不足。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从建设的角度而言,我们的确进入了美术馆时代,美术馆开馆此起彼伏,国营民营一浪高过一浪,但建设一个美术馆依目前的国力、财力真的并非难事,但要把一个美术馆经营好却又是难上加难。此可谓得美术馆壳容易,拥有美术馆之魂亦并非易事。那么什么又是美术馆之魂呢?

1、独立的立场、优秀的馆长、优秀的工作团队和一流的藏品

去年中法文化年期间,本来计划德拉克罗瓦的《自由引导人民》将来华展出,法国政府也欣然同意,但却遭到了卢浮宫馆长的断然拒绝,其理由是该幅作品状况目前不宜出国展出。而法国政府亦没有给卢浮宫施加更大压力。即使施加压力,依我推断,此幅作品仍不能走出卢浮宫半步。这就是卢浮宫独立的文化立场。如果向权力倾斜,不顾艺术本体规律,为了所谓的国际影响,或“中法关系”,那带来的不仅仅是艺术的灾难。其实大陆更多美术馆的生存现状、展览现场,不仅很难抵御权力的干预,这也导致美术馆展览乱象丛生、标准不一,混淆了观众走进美术馆对艺术的判断及我们的文化良知。因为公众自认为能进美术馆的艺术一定是经典的高品味的,但一些劣质展览无疑会将美术馆向坟墓一步步推进。

2、优秀的馆长和优秀的团队

美术馆是一个知识系统的生成与传播的过程。在这个知识系统中,美术馆馆长无疑扮演着美术馆之魂的角色。一个优秀的馆长不能固化为小圈子化,亦需跳出本专业的狭小圈子束缚。他不仅要有明确的办馆理念,鲜明的收藏方向,及满足公众多元文化需求的努力,更能带出一支优秀的、专业的工作团队。而专业的工作团队、专业的工作细节,所渗透在工作中的美术馆人的温情,不仅会使艺术家对美术馆工作致以敬意,更会使广大公众对美术馆心向往之。

美术馆藏品亦构成美术馆的知识文化系统生成与传播的重中之重。因为任何一家美术馆,它的永久收藏就是其存在的中心,而藏品质量则直接决定该美术馆在业态中的位置:因为藏品在公众面前树立的不仅仅是一种经典,还是一种标准。借助这个标准来评价任何其他艺术品,它还提供了一种单一的权威性诠释。它还会使走进美术馆的公众或没有走进美术馆的公众,(通过展览信息媒体传播,)相信美术馆作品展出的权威性,“在一个建立的经典或卓越的标准中表达了普遍的真理”。

(二)定期展览多,长期展览少;重展览数量,轻展览质量。

大陆美术馆的展览多数为定期展览,美术馆因此又被人们戏称“美术展览馆”。由于没有长期的固定陈列,又少些艺术博物馆的气质。展览更新频繁,展期短,工作人员频于应付,缺少深度研究。

(三)有展览但少品牌展览,有展览无收藏。即使有收藏亦无针对藏品的研究。有展览亦少公共教育。

美术馆展览一年统计下来的数字应该是触目惊心。但真正能给公众留下印迹的展览却少而又少。国际上的“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惠特尼双年展”深入艺术家人心。他们的学术认知,权威衡量亦导致艺术家通过这些展览不仅成为在艺术上成功与否的标志,而收藏家亦会通过这些展览更看重艺术家。一个美术馆如果没有展览品牌,就如同人们在海中航行没有方向。一个美术馆的品牌展览如果没有知名策划人的策划、没有重要艺术家参与,它亦不构成重要展览,也称不上重要美术馆。

好的展览一定要有好的收藏,而美术馆的藏品是要为人民所共知共享,在更大范围内使其藏品为所有的人民共知共享,人民有权力对藏品享有这种共知共享。这也体现了艺术的自由权利,藏品也会在大众中激发和传播人民对艺术的热爱。但美术馆限于区域经济的阻隔及经费保障,这导致美术馆鲜有真正的收藏,特别是有关当代艺术的收藏。因为大批当代艺术的精品已散失在国外。而针对藏品的研究,在美术馆业内仍是一个薄弱环节。因为众多美术馆收藏本来就是捉襟见肘。研究能力的不足、研究人员匮乏、研究经费短缺都导致美术馆系统针对本馆自身藏品的研究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

美术馆公共教育的目标在于社会高标准的审美品位,其功能是收集益于高品位的作品。美术馆不仅能促使人们向善,更能提升人们的道德。传达历史及美术知识,其教育的真正职责是教育而非取悦大众,教育的目标在于力求提高大众理解艺术的水准。同前文正如克利夫兰博物馆教育部主管托马斯·芒罗所说“一个随意的参观者如果没有专业的引导不可能掌握作品复杂、细微或较有深度的艺术含义。”而在教育中赋予人本的、亲切的感情则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公众走进美术馆。

当然,关于捐赠藏品与个人所得税及进口艺术品免税等政策的滞后,都制约着美术馆时代的到来。

作者:冀少峰 来源:中国艺术批评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