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eed:温莎公爵永恒风格的定义

时间:2017-09-07 10:00:00 | 来源:周末画报第887期

资讯>生活>时尚>

“如果得不到我所爱的女人的支持,无论我有多么愿意履行国王的职责,我都将无法承担如此重任。”为了爱情抛弃王位的爱德华八世让位给其弟乔治六世,从此成为了温莎公爵(Duke of Windsor)。温莎公爵夫妇在1939年离开了大不列颠,几经辗转后在法国度过了人生的最后阶段。战后黄金年代的歌舞升平令这两位政治人物摇身一变,成了巴黎的社交新贵。公爵夫人像其他上流社会女性一样爱上了Christian Dior和Givenchy,而公爵则从未褪下过那身粗花呢西装。

1-2温莎公爵

Etro格纹粗花呢西装外套

Hermès

“我的祖父和他的朋友们在桑德林汉姆宫(Sandringham House)狩猎时穿过的粗花呢外套对童年的我来说简直遥远无比。”公爵说。如此看来,他对粗花呢的喜爱与少年时的王室回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身为王子的他似乎早已对舒适生活的习以为常,成年后他的感情又受到家族的强烈反对,这种矛盾促使公爵产生出一种对自由主义的向往和热爱。尽管公爵最爱穿着的仍是传统的英式西装,但是他开始对Tweed这种象征着狩猎和户外的面料产生兴趣,而Tweed也成为了温莎公爵着装风格中必不可少的元素。

我们通常所称的粗花呢或花呢即Tweed,是一种相对粗厚的毛织面料,质感柔软。外形像舍维呢或粗织土布,但是在面料结构上较前两种更加紧致。通常使用平纹、斜纹或人字纹织造结构。因为常是不同色彩纱线的混合织造,而使面料成品体现出一种整体偏灰的色调。

”Tweed可和特威德河(Tweed River)一点关系都没有。Tweed来自交叉(Tweel)或者斜纹(Twill)……“温莎公爵很喜欢向朋友们解释自己最喜爱的面料的由来。而相传Tweed这个名字恰恰来源于一个与特威尔河相关的美丽的误会。1830年,一位伦敦的面料商人收到一封来自苏格兰霍伊克镇一家面料工厂的推销信。信里向商人推销了该工厂生产的粗花呢(当时的名称还是Tweel)。因为潦草的手写字迹,伦敦商人将Tweel误看成了Tweed。并认为这个名字来源于流淌在其生产地的特威德河(Tweed River)。于是在订货之后,商人一直以Tweed这个名字在伦敦推广此面料。而这个有趣的误会也就一直持续下来。

温莎公爵喜欢舒适自由的服装,一种被他称为“Dress Soft”的风格。从1919年到1959年,他所有的西装都由赛维尔街 (Savile Row)最知名的裁缝Frederick Scholte量身定制。这位生于荷兰、成名于英国的高级裁缝拒绝裁剪任何过分夸张的西装廓形。“Scholte对男装大衣的裁剪,尤其是对肩部到腰部之间的比例平衡有着极其严格的要求。”公爵在《A Family Album》里写道。

Scholte在传统英式西装的基础上加入了舒适程度的设计,创造了一种被称为British Drape的裁剪风格。“Drape”来源于法语“Drap”,可译为“面料”或“垂坠”。不同于传统英式西装对于面料硬挺和服帖等要求,British Drape试图用轻微的活褶体现面料的舒适感和运动感。其中一种受到美式西装的影响,强调宽肩和收腰效果,胸前和袖山保留褶皱。另外一种则保留传统英式西装的风格,取消袖山褶皱,仅留下袖窿处的清晰褶皱。钮扣更靠下,收腰效果不明显,呈直线型廓形使穿着者更加舒适轻松。温莎公爵喜爱的正是这一款特别的英式裁剪。

公爵的西装袖口通常装饰个纽扣。通常来讲,一件高级定制西装的袖扣是无法扣起来的。这不仅是为了方便穿着者在盥洗时更易将袖口折起,也方便裁缝在试衣后更改袖长。除非客户有特别要求,否则所有的扣眼都是不会剪开的。比起简单的平口袋,温莎公爵更喜欢带有装饰意味的贴边口袋。除了喜爱细节上的装饰,他还是色彩混搭的高手,你可以看到他身上同时穿着着方格纹、粗条纹以及鲜艳的色块。一个法国杂志曾这样描述他的造型:“绿色的斗篷、棕色的呢大衣、粉色的领结、灰色的皮鞋、白色的手套。”

温莎公爵认为在黑白照片中,深蓝色面料比黑色更容易显示出精致的裁剪细节。正是在这些黑白照片中,我们看到了他对于男装风格和一个时代的影响力。Ralph Lauren、Paul Smith、Sean John Combes等设计师不断创造着以温莎公爵为灵感的男装形象。在Hermès2015男装秋冬发布会上,主设计师Véronique Nichanian在威尔士亲王贵族感的基础上增加了当代感。淡灰色的格纹Tweed既象征着冰冷的都市环境又体现出舒适温暖的色调。威尔士亲王格被放大到窗格纹一样大,紫色的介入不仅为服装增添了活力,更强调了整体的结构感。

Tweed也成为了很多维多利亚和爱德华时期小说人物的经典标识:比如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两位将这个角色带入银幕中的男演员:巴兹尔·雷斯伯恩(Basil Rathbone)和杰里米·布雷特(Jeremy Brett)为了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都曾戴着花呢面料的猎鹿帽(Deerstalkers),披着无袖斗篷(Inverness Capes)。自此,我们再难以将格纹花格呢面料与福尔摩斯睿智的英伦绅士形象分开。Tweed在电视屏幕中有着更加鲜明的角色象征:知识分子或是长者通常会穿着哈里斯花呢,比如安东尼·海德(Anthony Head)在《吸血鬼猎人巴菲》(Buffy the Vampire Slayer)中的造型。而更广为人知的要数麦德斯·米科尔森(Mads Mikkelsen)在《汉尼拔》中塑造的食人连环杀手汉尼拔·莱克特。掩盖其冰冷的杀手形象的正是一身合体裁剪的花呢套装,威尔士亲王格和窗纹格恰到好处地把冷静的心理学专家的学术形象与高雅的贵族绅士形象完全融合在一起。

温莎公爵可以称得上20世纪男装时尚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颠覆了维多利亚和爱德华式循规蹈矩的英伦王室风格。他影响了同时代的男性,也为香奈尔女士在女装设计中的经典形象提供了灵感。Tweed不仅成为温莎公爵个人风格的代表符号,更成为对枯燥刻板的贵族生活的深刻反思和暗喻。从骑马装到日常服,他将Tweed从户外带入室内,从上流社会普及到大众当中。他用一生印证了爱情可以打破国籍和等级的枷锁,并证明了真正绅士的风格是不断突破礼教规束,敢于尝试与众不同。正如曾任美国《Harper's Bazzar》和《Vogue》主编的Diana Vreeland所说:“你问我温莎公爵有没有风格?他的风格就藏在每一件英式裁剪的口袋里,在每一件花呢西装的方格子中。”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