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泉:蜕变走向不惑之年

时间:2017-09-07 10:00:00 | 来源:Numéro大都市

资讯>生活>时尚>

演戏给了袁泉一个生活的出口,通过表演出离生活,又在戏剧的声画中,进入另一个被框出来的、被放大情绪的生活。让她重新去理解“日子”。


▲双排扣大衣Céline

袁泉抬着眼,聚精会神,语速极慢,试图阐释清她的答案。

相比于其他作品形态,袁泉更喜欢话剧,它可以让她“慢慢地找到那个人”。她“躲在戏里”,扮演她向往的质量,在戏里无惧无畏,从角色身上汲取生活的养分,让角色成全她。她饰演简•爱,在阅读中寻找无数的细节以进入简•爱的时代,那个宗教压抑而简•爱的勇敢弥足珍贵的时代。她换位、共情,在戏中反思,细腻的咂摸。这一切给了她一个生活的出口。

— Q&A—

Numéro:生活中,你会怎么选择阅读或者旅行?

袁泉:最近在看一本书叫《耳语者:斯大林时代苏联的私人生活》。东欧作者的文字有一种奇特的力量,就像东欧人身上那种特别原始的,有冲击力、生命力的东西。我对某一个国家某一个特定阶段的人的生活状态挺感兴趣的,那是一个非正常的状态。在中间去感受历史,感受那个历史环境下整个的人文,你会感觉命运赋予我们很多方式,很多不同的生活状态。其实我们表面上认为所谓幸福的、自由的,未必真的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我在旅行中也很慢,害怕比较奔波的旅行。之前出过一个唱片叫《Short Stay》,在一个地方短暂停留,大概就是这个旅行方式的一种表述。但看书对我来说是一种特别放松的方式。旅行不是,旅行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探寻未知的方式。我想我的冒险,是会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尺度中去做一些小小的冒险。

Numéro:听你谈及童年是你记忆中最闪闪发光的日子。

袁泉:我的童年是一个没有瑕疵的童年。家庭的气氛对孩子的成长非常非常重要。我还有一个姐姐,是一个温暖民主的家庭。我记得我爸爸带给我们的那种安全感,至今回忆起来都是带着温度的。

小时候,我坐在我爸爸的自行车后面,可以很安稳地睡觉,我爸爸可以把自行车骑得像现在你坐在汽车上,特别平稳,没有任何晃动。只要靠着他,我就有绝对、100%的安全感。

那个时候,家里物质生活也不是特别好,但到周末,爸爸和同事、几个很好的兄弟,就会带上家人孩子一起去公园,以家庭为单位聚会。我们在草地上,每家带着各自做的点心,我妈妈卤的牛肉,几家人在公园里聊天,拍很多照片。那时候有一个叔叔喜欢摄影,所以他有照相机,我们小时候的照片都出自他的照相机。

Numéro:你的大学同学对你的评价是“很自信”,但在采访中,你常认为自己是自卑的。

袁泉:这可能就是演员的幸运,在舞台上,你可以换一种面孔去生活,是另一种生活。所以当你成为别人的时候,你会觉得无畏。生活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东西,你不能一味的沉溺在某种情绪当中,你需要一种解构的能力。青春的时候有过这样一个阶段,过于沉溺,但生活就会全是情绪,所以当你有了解构的能力,让你跳出来换个角度看,可能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样了,痛苦未必是痛苦,不安未必是不安。

Numéro:现在随着女儿长大,你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有什么样的变化?

袁泉:和孩子相处的时候,你会切换到妈妈的角色,但切换回来,你还是你自己。如果说变化,我会发现在采访中越来越没有表达的欲望,我觉得自己快到不惑之年,但是困惑实际越来越多,每个人都会走过这个阶段,我的内心倒并没有把它看成是多大不了的事情,只是它还没有答案。比如几年前的专访,可能我会把自己很多感受到的东西,“啪”都说出来。但现在“好的”或者是“不好的”都还在慢慢的品味中,好像自己不会有那种蓬勃的表达欲望。

Numéro:不再困于当下?

袁泉:对,这些困惑更多是人生的大命题,但也是人之常情。可能相对而言,70这一代的追求会更明确。做演员希望在工作中是色彩斑斓,像烟火那样绽放的;而生活中是回归平静的。

▲斑马纹高领上衣、条纹不规则剪裁半裙、短袖不规则剪裁上衣Céline

Numéro:你谈及进入一个创作过程需要“信念感”,你个人如何定义这种“信念感”?

袁泉:信念感有时候来自于角色,当角色的观点和思想和你有共通之处,让这个信念感树立起来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就是她。我选择的每个角色身上,都有我向往的品质,所以当你愿意去成为她的时候,我的感觉是:我终于如愿以偿了!这些品质终于在我身上闪光了。所以你进入她的时候是一种很幸福的感觉。

但有时候给予你这种信念感的是你的合作者,每个演员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同一个剧本、同一个情节。在排练过程当中交流、反复沟通、排戏,这个创作的过程是很细腻的。

Numéro:随着经验的积累,从最初依靠直觉和热情来创作,到现在有更多的理性和分析可以调配,你在创作的状态发生了什么样的转变?

袁泉:技术上的一些东西是平时、每天都要慢慢积累的,包括艺术上的方法或者肢体的技巧。除此之外,因为生活阅历,你对角色的理解也会越来越深刻。但最重要的还是你的直觉、新鲜感、热情,如果没有了这些,就像一个匠人。也许每次作品出来,不一定都能让自己满意,让观众觉得好,但创作的初衷是不能违背你的直觉。

Numéro:过去你表示自己只会选择和个人价值观一致的角色,那么现在呢?

袁泉:未来可能会有一些不同。我选择角色的习惯,就好像一个没有参加过长跑的运动员。其实演员平时也需要练功,锻炼你的耐力、爆发力,心性也一样。如果演员一直在一个安全的状态里,出来的角色可能永远是那么一板一眼的。你自己选择的角色,和你塑造出来的形象,也会像是被自己的安全感包围着的一个东西。但是你会发现有时候不按常理出牌的情节,或者人物性格,会更有趣。这也是我自己在慢慢调整的原因,谁知道呢?说不定下一个角色也会让自己吃惊。

Numéro:所以你可能就会接受对自己非常有挑战的角色?

袁泉:对,对我来说这是我感受到自己的一个很欣喜的变化。当我自己没有感受到它的时候,我没有办法逼自己去改变;但现在,我觉得产生了这种变化的可能,内心就会产生一种渴望。是生活吧,日子带给了我这种变化。

▲立体剪裁衬衣、高腰裤及平底鞋 Céline

摄影 |于聪

撰文 |珞宁

形象及编辑 |赵小君

发型及化妆 |李诺 @东田造型

服装助理 |杨冠宇

制片 |唐文博

视频制片 |马云蕾

视频摄影 |王乾力 @sevenvideo

剪辑 |姜帅

调色 |陈伟浩 @sevenvideo

*更多精彩内容,请见《Numéro大都市》十二月刊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