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女性凝视折射而出的时尚界

时间:2017-09-06 10:00:00 | 来源:周末画报

资讯>生活>时尚>

电影理论家Laura Mulvey在上世纪70年代时,通过观察研究好莱坞出品的电影作品,归纳总结道传统电影产业中的影片,都是观众们放在了男性化的视觉位置上,通过雄性的眼光来打量周遭,这也进而导致了电影里的女性角色都是受到男性控制,被物化成单纯“男人眼中的欲望”一般的角色,这也是第一次人们了解到“male gaze(男性凝视)”这一词组为何。

类似的观念在其他理论家的学说中也有提及过。不久前去世的英国著名艺术评论家John Berger便是以诸多西方经典画作为案例,并借由画面中男性和女性的角色和地位差别,提出了同样经典的理论:“Men act and women appear。”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过往的艺术作品中,男性的姿态常常是指向画面中的女性,比如直视、爱抚,行为充满了主动进攻性;而在这样的情形下,女性则是以一种回避的姿态闪躲着男性发起的攻势,比如害羞、不敢回视等等。无论是研究电影,还是古典绘画,学者们的结论都是不出意外的类似,而这背后隐藏的,便是长年以来,社会上两性地位权利不等,女性对自身的把控定义不受个人控制的性别难题。

Petra Collins艺术作品“青少年视角”

对于讲究视觉效果的时尚界情况更是如此。女性主义作家Sheila Jeffreys在自己的代表作《Beauty and Misogyny》中就曾写道,在晚宴舞会等场合上,女性被要求穿着裙装出席的硬性规定是为满足“男性凝视”的结果—裙装更能够展示着装者的裸露肌肤和身材曲线,而这样的硬性要求,无非是在说“在这种社交场合中,女性们是被视为装点场面,迎合男性欣赏取向的玩物”。如果说男性的本能和欲望创造了观赏女性的惯有视角,那么女性本身,也开始因为这样的视角,而调整看待自身的方式,即她们展示出的形象,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投异性们欣赏眼光的所好。这样一来,女性形象便退步变成单纯的客观物件,而非寻常富于感情的人物个体。

Dior2017春夏秀场

不过时装商业评论网站Business of Fashion在早前的一篇报道里,便通过访问Harley Weir、Petra Collins、Coco Capitán等年轻女性摄影师,试图讨论这样一群新生代的影像制造者本身的性别特征,是否对她们的工作产生了影响,以及她们创造出的时尚摄影语言,能否确切还原被拍摄的女性对象真实的风貌。英国时尚杂志《i-D》则在早前推出过一整本宣传这种“女性凝视”的专刊,全书的摄影师均是当下杰出的女性摄影师,如Inez van Lamsweerde、Harley Weir、Collier Schorr等。杂志的推出显然迎合了时代事件的发生,如当时在Donald Trump和Hillary Clinton之间进行的美国总统之争,以及Teresa May成为英国新一任首相等一系列性别议题在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的大事件。而在时尚圈内,从事主要职务的女性从业者也越发显著发声,代表人物便是Dior的新任创意总监Maria Grazia Chiuri。她为Dior设计的女性新形象,也是很自然地贴合了她本身的性别,体现出更适宜日常穿着以及女性寻常生活的风格。特别是其中有些讨巧的女性主义口号T恤,更是强调了这一点。

i-D杂志的《Female Gaze》特刊

女性是否会比男性更适合做女装?女性时装设计师的“凝视”看到的是不是更真实的女性顾客的样子?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但似乎并没有简单答案。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一些时期的确有着明显女性设计师的崛起,而这也常常和前期发生的诸波女性主义运动有关。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Madeleine Vionnet、Coco Chanel、Elsa Schiaparelli等人的兴起,便是有着显著女性主义色彩,反映了当时女性开始拥有自己的事业,并对自己的人生拥有更多掌握权的势头。他们的设计,也体现了解放女性身体(Chanel、Vionnet对宽松轮廓的偏好,以及通过剪裁让服装更适宜运动穿着)、赋予更多价值(Schiaparelli对艺术化创作的钟情)等。新世纪的一些设计师,如Phoebe Philo、Clare Waight Keller等,她们的创作同样是建立在满足当代女性需求,构建起适用工作和生活双功用的衣橱之上,并因为这般体贴的考量,而收获了大量拥趸。

但事情也有一些例外。又比如说Vivienne Westwood,她的设计是大量建立在对古典主义的追溯之上的,裙撑、紧身胸衣等这样被当代人们视为禁锢人体的元素时常会在她的系列中出现。又比方说,在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正举办个展Rei Kawakubo,她的设计是近乎忽视了女性身体的自然线条,甚至时常出现反人体工学的创作。性别议题对于Kawakubo来说永远没有无性别更值得思考。设计师本人也曾经讲过:“我的创作从来都是我个人的,我也从不觉得这些设计和我身为一个女人之间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由Harley Weir拍摄的Balenciaga秋冬大片

“时装设计师们很难做到女性主义,即使是女性设计师也一样,”时装史学家Lucy Norris这样思考着这个问题,“大家首先要明白什么是女性主义,它意味着平等,对所有个体一视同仁。它面向的世界上所有的女性。但我们都知道,设计师在创作时,只是针对某一特定类型人群服务。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它们没有资格使用这些口号。”而这样一种商业化的“女性主义”运动,也正好将整个复杂议题给简单化了:支持性别平等等同于单纯购买某件商品,或简单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某张照片,这样简单的一笔带过不过是进一步对消费主义进行宣扬,而遮住了人们继续探寻真相的目光。

一些设计男装的女性设计师或许更能体现自身性别对于理解异性着装的优势。驻伦敦的设计师Grace Wales Bonner便凭借着高度装饰化的男装和对黑人文化的新理解在时尚界崭露头角,她便坦承正是因为身为女性给了她设计的男装更多温和触感和感性思考。而观众们也对此很容易理解接受。

Coco Capitan与Gucci在2017秋季系列中展开合作

但人们同时需要理解的是,性别议题永远是个复杂的概念。并且在性别概念越发复杂的当下,简单将凝视分为男性和女性两类显然太过草率。并且,学术界对于“女性化视角”这样的概念也一直也有存疑。它不像“酷儿视角”这类更具备可信性和更多学术理论支撑。如果说一个服装设计师、摄影师,甚至是造型师等时尚界视觉语言从业者的作品是“女性凝视”,则更多是单纯把结果的成因归给了创作者的性别,而忽视了其他重要的因素,例如学识、经历、周遭环境等。不过,即使“女性凝视”很难被视为创作者的行事动机,作为接收者的我们倒是可以通过这样的手段来审视自身。时装设计师创作了样式纷呈的不同风格,但归根到底构成个人穿着的是个人对自己的理解,而在这个过程里,性别便起到了更广泛的作用。

凡注明 “艺术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艺术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艺术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2011]0252-085号
Copyright © China Internet Information Center. All

资讯|观点|视频|沙龙